虎尾開啟的毛巾輕工業

台灣的毛巾故事就是一個國家故事

所謂國家故事,指的是當年的國家處境限制著或激發著動人的集體故事:美援扶植獎掖了紡織機器的使用,而國共內戰逃出上海的一家人,落腳虎尾,開啟了這一切。

在虎尾開啟的毛巾輕工業,簡單的工業染色原色--紅藍綠三原色,從414這個形式的傳統毛巾開始。

同時期,當然還有台北中和的三花毛巾、新莊的愛鳳毛巾、湖口的雙蝶毛巾等,但同樣一起起跑的幾個衛星城鎮沒有持續成為毛巾窟。然而,虎尾的國家故事最令人津津樂道的不只於此開端,虎尾的毛巾窟在於自己形成了產業鏈,在那個物質缺稀,資源匱乏的年代裡,這絕對是個特殊的國家故事。

光憑這點,虎尾人或是雲林人就該驕傲地把下巴抬高,那個輕工業發展的回憶,那個最初的地方。

小鎮有了許多工作機會,也培養了許多技術人員和許多女擋車工,虎尾極盛一時。

就在同時期,塑膠工業也開始發軔,出現輕便耐用的三原色紅藍綠三色相間的塑膠袋子,取代了原本草編的KAGIAMI(日文手編的意思),在我們的父祖輩嘴裡變成了gaji袋子。這個工業發軔的最初跟毛巾開始的最初,同樣都是國家的故事,同樣都有著這三原色的發源。

2020巾彩耕地藝術節,開始倡議這個國家故事的搜集,詮釋與發揚,要回到最初,不只是懷舊找出本色而已,而更要找出那個力量,匯集在一起,把故事交回到虎尾人自己手上,繼續把故事編織下去。